来一碗红烧牛肉面

努力成为一个会讲故事的人

【台风】刑讯实践课

第一次站cp,没想到台风冷到南极去了,无奈之下自己动笔,第一次写文(也可能只是个段子)

我是新手的分割线

明台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绑架,竟然还是被政府的人给绑了,简直匪夷所思。

就这么浑浑噩噩当了两天兵之后,明台发现实在不能这样下去了。不好好训练会被打,不好好吃饭会被打,不好好睡觉还会被打……明台前面二十年挨的打加在一起也没有被掳到这个军统训练班之后挨的打多。明台自己想想都觉得心酸得很,索性一咬牙,拼了!

当然,明台可没胆子和当兵的拼命,他只能拼了命的学习、训练,不断汲取这些战场上才会用到的陌生知识。

渐渐地,明台发现,这样的生活虽然辛苦,但每当自己在训练中获得了第一名,大家都用一种钦佩、羡慕的眼光看向自己的时候,明台觉得,这里其实也还不错。

认清现实之后,明台的成绩果然一路高歌猛进,让原本对他不服的那些同学彻底偃旗息鼓,就连一直看他明台不顺眼的助教郭骑云,都不得不暂避风头。

王天风将明台的变化看在眼里,心里说不出的熨帖得意。谁说明台不行,这么顽劣的少爷兵都给训好了,也不枉费自己的一腔心血了。

这天,郭骑云将明台带进一间废弃教室,说今天要上一堂刑讯实践课。春天的午后正是人最慵懒懈怠的时候,明台观察了下所处的环境,四四方方的一间屋子,高墙森然,只在靠近屋顶的地方开了一扇小窗。明台心想,这哪是教室啊,这明明就是一间审讯室。不幸的是,回过神就发现自己已经被绑在了椅子上……

一束阳光透过窄小的窗子射在明台身上,暖暖的让人昏昏欲睡。明台心想,要是能午休一会儿就好了……

“咔哒”一声,王天风推门走了进来,明台紧绷起慵懒的神经,准备接招。王天风不怀好意地看了眼被绑着的明台,示意郭骑云出去,转身脱下了外套,卷起衬衫袖子,对着明台殴打起来。

“说!你的上线是谁!为什么要到这里!”

明台没想到王天风上来就是一顿打,一口气梗在胸口吐不出来。

“咳咳咳…停!停!我说!我说!我的上线是……”明台声音越来越虚弱。

“是谁?”王天风好似被明台说的话吸引,上身前倾凑到明台脑袋跟前儿。

明台偷眼一瞄,准备找准敌人脖颈动脉,伺机出手。却突然愣住,王天风凑到了自己跟前,从窗户射入的光束自然而然打在他的身上。透过光束,在空气中飘浮的微尘中,明台看到了一截白而长的脖颈,勃颈上的喉结仿佛紧张般上下滑动。明台不由自主地吞咽了一下,迅速收敛心神,咬出领子中的木片,准备给敌人来个一击致命。

王天风没想到在如此生死时刻明台也能走神,他躲开明台的攻击,顺带一脚把他踹开。趁着机会,王天风又打了明台几下狠的。

明台也没想到,王天风入戏如此之深,行动失败之后,本次刑讯实践课应该就算结束,没想到自己竟然又被王天风不由分说又揍了一顿。

明台泄气地吐掉木片,“停停停!就差一点,老师,我们再来一次!”

王天风嗤笑一声,“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明台不服气地昂着脑袋说,“再来一次!下次一定会成功!”

王天风看着明台鼻青脸肿梗着脖子死犟的傻样觉得蛮有意思。

“最后一次!”

明台立马装出一副被打得虚弱无力的样子,希望跳过之前的殴打环节。王天风把明台的小聪明看在眼里,打他两下走个过场,便按照之前的流程进行讯问。

“说!你的上线是谁!”

“我的…我的上线是明楼,我、我大哥明楼…”

王天风震惊了,他摸不准明台是得知了明楼的真实身份,还是自己的这个二百五学生在这儿信口胡说。

“还有…还有我阿诚哥,他们俩、他们俩是…是…是共产党,对、共产党!我们都是共产党!”

听到这儿王天风瞬间明白这小子八成是在这儿胡说八道,便顺着他的话问,“还有谁,嗯?”

“还有…王、王、王天…”

王天风气极,这明台不知道自己大哥就是自己人的时候就敢乱攀咬,现在还想把自己供出去,简直不知死活!王天风眯着眼,用危险的目光警告明台。“谁?”

明台一看王天风上钩了,心里得意,他双腿发力,直接往王天风身上一扑。却发现…木片刚刚被自己吐掉了……

一阵天旋地转,明台将王天风扑倒在地,情急之下,直接张嘴在脸边的脖颈上咬了一口。

“起…咳咳咳…起来!”喊了半天的嗓子在骤然放松后有点劈。

明台双腿使劲拱了一下,笑嘻嘻地半伏在王天风身上说“老师你推我一把,我被捆着起不来。”

王天风推了一把明台,看到阳光打在了他脸上,睫毛和嘴角都仿佛沾染了阳光的色彩,弯成好看的弧度。王天风心想,自己一定是摔晕了,竟然被学生的一个笑容晃了神。


评论(14)

热度(44)